诗品 - 卷下

卷下 - 诗品
手机查看

汉令史班固汉孝廉郦炎汉上计赵壹

孟坚才流,而老於掌故。观其《咏史》,有感叹之词。文胜讬咏灵芝,寄怀不浅。元叔散愤兰蕙,指斥囊钱。苦言切句,良亦勤矣。斯人也,而有斯困,悲夫!

魏武帝魏明帝

曹公古直,甚有悲凉之句。叡不如丕,亦称三祖。

魏白马王彪魏文学徐幹

白马与陈思答赠,伟长与公幹往复,虽曰以莛扣钟,亦能闲雅矣。

魏仓曹属阮瑀晋顿邱太守欧阳建晋文学应璩晋中书令嵇含

晋河南太守阮侃晋侍中嵇绍晋黄门枣据

元瑜、坚石七君诗,并平典,不失古体。大检似,而二嵇微优矣。

晋中书张载晋司隶傅玄晋太仆傅咸晋侍中缪袭晋散骑常侍夏侯湛

孟阳诗,乃远惭厥弟,而近超两傅。长虞父子,繁富可嘉。孝冲虽曰后进,见重安仁。熙伯《挽歌》,唯以造哀尔。

晋骠骑王济晋征南将军杜预晋廷尉孙绰晋徵士许询

永嘉以来,清虚在俗。王武子辈诗,贵道家之言。爰洎江表,玄风尚备。真长、仲祖、桓、庾诸公犹相袭。世称孙、许,弥善恬淡之词。

晋徵士戴逵晋东阳太守殷仲文

安道诗虽嫩弱,有清上之句,裁长补短,袁彦伯之亚乎?逵子飆,亦有一时之誉。晋、宋之际,殆无诗乎!义熙中,以谢益寿、殷仲文为华绮之冠,殷不竞矣。

宋尚书令傅亮

季友文,余常忽而不察。今沈特进撰诗,载其数首,亦复平美。

宋记室何长瑜羊曜璠宋詹事范晔

才难,信矣!以康乐与羊、何若此,而囗二人之辞,殆不足奇。乃不称其才,亦为鲜举矣。

宋孝武帝宋南平王铄宋建平王宏

孝武诗,雕文织彩,过为精密,为二藩希慕,见称轻巧矣。

宋光禄谢庄

希逸诗气候清雅,不逮於范、袁。然兴属閒长,良无鄙促也。

宋御史苏宝生宋中书令史陵修之宋典祠令任昙绪宋越骑戴兴

苏、陵、任、戴,并著篇章,亦为缙绅之所嗟咏。人非文才是愈,甚可嘉焉。

宋监典事区惠恭

惠恭本胡人,为颜师伯幹。颜为诗笔,辄偷定之。后造《独乐赋》,语侵给主,被斥。及大将军修北第,差充作长。时谢惠连兼记室参军,惠恭时往共安陵嘲调。末作《双枕诗》以示谢。谢曰:“君诚能,恐人未重。且可以为谢法曹。”遗大将军。见之赏叹,以锦二端赐谢。谢辞曰:“此诗,公作长所制,请以锦赐之。”

齐惠休上人齐道猷上人齐释宝月

惠休淫靡,情过其才。世遂匹之鲍照,恐商、周矣。羊曜璠云:“是颜公忌照之文,故立休、鲍之论。”康、帛二胡,亦有清句。《行路难》是东阳柴廓所造。宝月尝憩其家,会廓亡,因窃而有之。廓子赍手本出都,欲讼此事,乃厚赂止之。

齐高帝齐征北将军张永齐太尉王文宪

齐高帝诗,词藻意深,无所云少。张景云虽谢文体,颇有古意。至如王师文宪,既经国图远,或忽是雕虫。

齐黄门谢超宗齐浔阳太守邱灵鞠齐给事中郎刘祥

齐司徒长史檀超齐正员郎锺宪齐诸暨令颜则齐秀才顾则心

檀、谢七君,并祖袭颜延,欣欣不倦,得士大夫之雅致乎!余从祖正员尝云:“大明、泰始中,鲍、休美文,殊已动俗,惟此诸人,傅颜陆体。用固执不如,颜诸暨最荷家声。”

齐参军毛伯成齐朝请吴迈远齐朝请许瑶之

伯成文不全佳,亦多惆怅。吴善於风人答赠。许长於短句咏物。汤休谓远云:“我诗可谓汝诗父。”以访谢光禄,云:“不然尔,汤可为庶兄。”

齐鲍令晖齐韩兰英

令晖歌诗,往往断绝清巧,拟古尤胜,唯百愿淫矣。照尝答孝武云:“臣妹才自亚於左芬,臣才不及太冲尔。”兰英绮密,甚有名篇。又善谈笑,齐武谓韩云:“借使二媛生於上叶,则玉阶之赋,纨素之辞,未讵多也。”

齐司徒长史张融齐詹事孔稚珪

思光纡缓诞放,纵有乖文体,然亦捷疾丰饶,差不局促。德璋生於封溪,而文为雕饰,青於蓝矣。

齐宁朔将军王融齐中庶子刘绘

元长、士章,并有盛才。词美英净,至於五言之作,几乎尺有所短。譬应变将略,非武侯所长,未足以贬卧龙。

齐仆射江祏

祏诗猗猗清润,弟祀明靡可怀。

齐记室王巾齐绥远太守卞彬齐端溪令卞铄

王巾、二卞诗,并爱奇崭绝。慕袁彦伯之风。虽不宏绰,而文体剿净,去平美远矣。

齐诸暨令袁嘏

嘏诗平平耳,多自谓能。尝语徐太尉云:“我诗有生气,须人捉著。不尔,便飞去。”

齐雍州刺史张欣泰梁中书郎范缜

欣泰、子真,并希古胜文,鄙薄俗制,赏心流亮,不失雅宗。

梁秀才陆厥

观厥文纬,具识丈夫之情状。自制未优,非言之失也。

梁常侍虞羲梁建阳令江洪

子阳诗奇句清拔,谢杋常嗟颂之。洪虽无多,亦能自迥出。

梁步兵鲍行卿梁晋陵令孙察

行卿少年,甚擅风谣之美。察最幽微,而感赏至到耳。